散文与诗歌的区别?

2020-03-05 01:09 散文诗歌
主页 > 散文诗歌 >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散文没有韵文,不押韵,没有一定的节奏;而诗歌有韵文,押韵且有一定的节奏。

  1.形散神聚:”形散“既指题材广泛、写法多样,又指结构自由、不拘一格;“神聚”既指中心集中,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索。散文写人写事都只是表面现象,从根本上说写的是情感体验。情感体验就是“不散的神”,而人与事则是“散”的可有可无、可多可少的“形”。

  2、体裁上:诗歌是一种抒情言志的文学体裁;散文是一种抒发作者真情实感、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。

  3、形式上:诗歌在形式上,不是以句子为单位,而是以行为单位,且分行主要根据节奏,而不是以意思为主。散文的形式是凡不押韵、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。

  1、形散神聚:”形散“既指题材广泛、写法多样,又指结构自由、不拘一格;“神聚”既指中心集中,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、意境深邃: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,抒情性强,情感线、语言优美:所谓优美,就是指散文的语言清新明丽(也美丽),生动活泼,富于音乐感,行文如涓涓流水,叮咚有声,如娓娓而谈,情真意切。

  4、诗歌在形式上,不是以句子为单位,而是以行为单位,且分行主要根据节奏,而不是以意思为主。

  展开全部诗是诗,散文是散文。两个是不一样的。只是现代都许多散文诗。是在散文的基础上演化尔来的。散文诗,是介于散文与诗之间的一种文体。是诗的散文,散文中的诗,说到底,还是精短的、有着内部韵律的、文字精美的、哲思的文字。 散文诗是一种独立的文学体式,是诗歌大类中的一个成员。1.诗:韵文;讲求句式关系的基本规定性;一般说来,长度上受到限制。2.散文:无韵文;不讲究句式关系(所谓单行散句是)。一般说来,长度上比诗受到的限制要小。3.散文诗:或韵或散;句式通常短小;篇章长度通常短小。

  展开全部文学语言有两种:散文的和诗的。诗歌和散文的区别不仅仅在于语言的精炼美、节奏感及韵律美方面,重要的是:语言的表现方式有着根本的不同。诗的语言重表现,散文的语言靠描绘。“朝辞白帝彩云间 / 千里江陵一日还”的语言是“表现”,它表现一种流放被赦的欢快心情。如果把这两句诗写成散文的语句——“早晨辞别了彩云间的白帝城,一天就回到了千里远的江陵”,那语言就是“叙述”兼“描写”。诗人施施然的“黄昏向身后退去。日落 / 向身后退去。一张张脸 / 向身后退去”,是表现;罗伯特·勃莱的“从远远的无遮的湖泊中心/潜鸟的鸣叫升起来”是表现。如果说“黄昏退到身后去”,“从远远地无遮的湖泊中心/升起来潜鸟的鸣叫”,那语言就是叙述兼描写。最近在博客里读到一首诗,诗的开头几行写道:“背着母亲上高山,让她看看 / 她困顿了一生的地盘,真的,那只是 / 一块弹丸之地,在几株白杨树之间 / 河是小河,路是小路,屋是小屋 / 命是小命,我是她的小儿子,小如虚空”。——这样的语言,不管怎样分行,它只能是散文的,或可以说是有节奏感的散文语言。庞德说:“把文章拆成一行一行,企图以此来偷偷回避优秀散文里的难言之苦,这种办法休想瞒过任何聪明人”。或许,有人以有无诗意来划分诗与散文,那样的话,也可以把朱自清的《春》分成行了,就恐怕朱自清先生难以认同。词语的虚、实性决定语言的属性。从以上例举可以看到,动词和名词在诗与散文语言里的表现、作用是不一样的。在诗歌语言中,动词为“实”,名词为“虚”。“朝辞白帝彩云间 / 千里江陵一日还”这两句诗的动词“辞”、“还”是实,名词“白帝”、“江陵”都是虚,其语句思想着重强调的是“辞”和“还”;“黄昏向身后退去。日落 / 向身后退去”的动词“退去”是实,名词“黄昏”、“落日”是虚,语句的意思强调的是“退去”;“一些词语已经腐烂 / 一些词语正在发芽”(樊樊),这里的动词“腐烂”、“发芽”是实,名词“词语”是虚,语句强调的是“腐烂”和“发芽”。在散文中,情况恰恰相反。——“早晨辞别了彩云间的白帝城,一天就回到了千里远的江陵”,这里的名词“早晨”、“白帝城”、“江陵”是实,而动词“辞别”、“回到”是虚,语句的意思着重强调的是名词“白帝城”、“江陵”;“盼望着,盼望着,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近了”(朱自清《春》),语句的名词“东风”、名词性词语“春天的脚步”是实,动词“来”、“近”为虚,文中着重强调的是名词和名词性词;“我怀念那荷塘,在那里我认识了大自然和谐的美和人类淳朴的爱。”——强调的是名词性的“大自然和谐的美和人类淳朴的爱”,动词“认识”为虚。——这些名词和动词在诗和散文里的使用情况是不同的,我们只要读一读,就不难辨认出来。除此之外,诗和散文的语言区别还表现在:诗的语言力求跳跃以省略,制造高度的纯净和精炼,而散文的语言则要求按照逻辑的顺序,依次精确地描述事物;诗的语言讲究一词多义,比如使之有象征、暗示、暗指、隐喻等,如闻一多先生所说“诗这东西的长处就在于它有无限度的弹性,变得出无穷的花样,装得进无限的内容”,而散文语言则要求语言的明析性,避免一词多义;诗的语言讲究韵律的音乐美,而散文语言全然不顾。语言是诗与散文的根本要素,是它们的皮肉、服饰。语言也表明其是“鹿”还是“马”。别林斯基说“除非让人去读诗人笔下所产生的那篇东西,如果是换一种转述或用散文翻译的话,它就会变成丑剧和僵死的幼虫”,可以说,诗只有诗的语言才能成为诗,而散文的语言只能是散文的。——期待诗拥有诗的语言!

  展开全部这位朋友,散文与诗歌的主要区别是:诗,属于韵文;讲求句式关系的基本规定性;一般说来,长度上受到限制。散文,属于无韵文;不讲究句式关系(所谓单行散句是)。一般说来,长度上比诗受到的限制要小。

AG亚游登录,亚游国际赌博,AG亚游赌博开户

上一篇:失眠的话语 下一篇:回家(散文诗)